追蹤
【天空的寶石匣】
關於部落格
  • 630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翠林幻月 東方幻師(01)—變動前夕



翠林幻月 東方幻師(01)—變動前夕



炎熱的空氣,渾濁的風肆虐著舊大陸每一寸土地,雖說是已經入夏,但這種燥熱早在春末時便顯著。不同以往的季節變化讓大陸上任何種族都感到困擾。 因為生物們都在燥動著。
無視於異變的大陸,精靈森林伊爾迪奧東方邊境,一名衣著華麗的男子正躺在一株高大的神木上午寐。林間的樹影正好蔭庇著他,僅有絲絲不足叨擾人的光點在他身上搖曳著∙∙∙
不!與其說他在午寐,還是說在閉眼深深的沈思比較恰當。
蘭帝亞突然睜開眼睛! 他坐起身,隱於枝葉間俯視樹底下的動靜。眼中露出不悅。
有人!有人類擅闖他的轄區。是愛斯蘭加的人類,難道他們不知道伊爾迪奧的傳說和禁忌?東方森林不像南方邊境一樣鄰近愛斯蘭加,森林外不遠就是雪嶽山,進的去出不來。雪嶽山察覺有非精靈者闖入就會下起漫天大雪。直到它感到威脅的氣息消失..這一點連精靈們都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。
幾個人影出現在蘭帝亞的視線內,那些人個個手持刀斧,左顧右盼神色倉皇。
「就是這種樹,」其中一人指著蘭帝亞所處神木旁幾株小樹苗,對著同伴們低聲說道,但他們的一句一言卻被蘭帝亞聽的一清二楚「可以賣高價的,這樣就可以有錢了。下手吧!快趁精靈們都沒發現...」
看著這一些粗布衣服的人類,蘭帝亞猜想他們恐怕是愛斯蘭加下等人民:貧民村莊的窮人們。這些窮人們老是不怕死的想跑到伊爾迪奧來挖寶。最後不是還沒到南方守區就被六識的精靈王們發現嚇的跑回去,就是讓葛雷修斯消除記憶後放回家了。
從來沒有人類到過東方森林邊境。
蘭帝亞一個縱身迅速躍下樹;身上銀灰色的大披風迎風一敞。在幾個聽到披風破空聲嚇的動都不敢動的人類面前穩穩站定。姿態高雅;神情倨傲。
蘭帝亞緩緩走向面前的人類,冷容不改;逼的人們不自覺連連後退...
「尖耳..銀色長髮..銀色瞳孔..披..披風...」退後的貧民們中有人顫抖著音不斷囈語,
蘭帝亞聽在耳中,唇邊揚起一抹冷冷的微笑。
他將貧民們逼的退出伊爾迪奧,「精..精..精..精靈...?」
在他們最後一人前腳退出伊爾迪奧的那一瞬間,蘭帝亞終於輕輕開口:
「是的..」
踏出伊爾迪奧的貧民們覺得一離開森林就恢復了逃跑的力量,終於能夠轉身就跑,不像在森林裡身似有千斤重般,舉步維艱。天阿!他們竟然真的遇上精靈,此刻沒有更糟的事情了...
還沒來的及想到回不回的去家園,他們恐懼的發現一種恐怖的氣息縈繞在他們四周,並且快速的擴散著。
蘭帝亞站在森林邊緣,雙手把玩著一顆紫色鑲金的月牙,表情是毫不在意他們的逃跑。任由他們漸漸消失在他的視線外。
「嘔嘔嘔... ...」貧民中有人奔到一半突然仆倒,滾在地上不住乾嘔。
其它人更駭的丟下他繼續奔逃,任由他一人痛苦的倒在原地不斷呼喊丟棄他的同伴。
繼續逃的人們再也無法跑多遠,就在倒下那人的不遠處一個個身軀彷彿被撕裂般斷成寸碎,濺出一灘又一灘的鮮血...
蘭帝亞收起泛著淡淡紫光的月牙,轉過身之際語帶輕蔑的說道:
「最好不要弄髒了伊爾迪奧..你們的血...呵呵...」銀灰色的披風隨風輕揚,精靈的身影消失在樹林中。
原本被擾亂的森林恢復平靜。
小小的樹苗們顫抖著,蘭帝亞回到它們的面前,小樹苗們的真身化回精靈,一個個睜著無辜害怕的眼睛,仰望蘭帝亞。
「阿..不用害怕,」蘭帝亞態度一反剛才的陰冷,對著小小的木精靈們展開開朗的笑容「告訴我,溫利爾不是有教過你們怎麼使用"霧"隱去形體嗎?」說完他又自顧自的搖搖頭「不不不,我忘了你們還太小不能講話..我竟然會忘了... 」
小木精靈們膽怯又崇拜的看著東方精靈王。
「這代表你們的練習不夠,待會我請溫利爾再來一趟好了。」蘭帝亞看到小木精靈的敬畏眼神,不自覺的漸漸露出本性,他優雅的一甩長髮,再優雅的一抬頭「你們被決定生在這裡啦,就要像我一樣優秀才行的。哼哼哼.....」他身上的飾物跟著他誇張的動作一齊擺動著,許是數量太多了, 還發出瑣碎的叮噹碰撞聲。
「夠了..蘭..你在做什麼...」北方精靈王司瑟法沙困惑的語調從蘭帝亞身後傳來。
蘭帝亞秉持他的原則優雅的轉身,給司瑟法沙一個亮麗的笑顏,
「這不是司~~瑟嗎?」他示意向司瑟法沙鞠躬的小木精靈們還回樹木本體。「什麼風把你吹來的!」
司瑟法沙左右看了看「剛剛瑟蘭、萊安本來也要來的,他們說有人類繞遠路朝著東方森林過來..不過他們那麼忙,所以我說我來好了。」
蘭帝亞無謂的聳聳肩,聽到闖入者時表情卻一沉。
司瑟法沙接著問道「不過我看倒是平靜的很,我們的木精靈們也都還平安,難道是你..? 」
蘭帝亞點頭,毫不否認「我已經殺了他們!」
面對好友詢問為何"殺"的眼神,蘭帝亞一聲嘆息,背倚著身後一株神木說道:
「我最近一直在想...人類已經不再懼怕伊爾迪奧的傳說。而且說不定會漸漸敢向精靈們挑戰了。我推測他們已經知道森林中的幼木具有治癒人類疾病的功效。」
「足以致富。」司瑟法沙冷冷的接口。「讓我族人的鮮血去換他們的富庶,我也絕不認同。」
「近來想冒險進入伊爾迪奧的人越來越多,實在令我不快。以往不曾有這種狀況。」蘭帝亞皺皺眉。「也許總有一天,我們終將無法抑止他們的貪心。..他們會闖進森林的吧。我現在有這種感覺,卻不知道該怎麼做...」
「那麼到時後,我必不會手下留情,即使是人王朝我們出兵,就算他們人多勢眾,我也會不懼一戰!」
司瑟法沙輕拍老友肩膀「吾友,還是別去想的太多,至少現在還沒有人真正闖進來過,傷害到任何我族子民,人類貴族還不知道這些事,只有貧民們還好打發。」
「...」蘭帝亞為自己的失態笑笑「我太急躁了,也是受到那麼熱天氣的影響吧...」
司瑟法沙正轉身離開,聽到這話回過頭,一向自負優雅的蘭帝亞竟會承認自己"急躁",看蘭帝亞難得的窘樣,他驚訝的掩嘴忍笑。
蘭帝亞沒有看到朋友在偷笑,他只深陷在自我的沈思中「我有預感..」
司瑟法沙沒有察覺他的異樣,笑著問道「什麼?」
「如果我因故而無法參與到時後的戰鬥...司瑟..你聽到了,」蘭帝亞的口氣突然轉為嚴肅,司瑟法沙從未看過的嚴肅「讓我今天這番話永遠為了對王的忠誠以及.. 伊爾迪奧的子民們而存在。」視線拉到森林幽暗的深處,蘭帝亞深吸一口氣, 彷彿森林的氣息安撫了精靈的心。他恢復成原來驕傲自負無厘頭的蘭帝亞。
但司瑟法沙卻被蘭帝亞那一瞬間的嚴肅認真震懾了。
以他對高傲的蘭帝亞的了解......
他才不是個會對任何事輕易認真的男人,但一旦認了真...
他不願去想那代表的意義,可舊大陸上的變化的確快的讓人措手不及不是嗎?
變的是..人心? 那不想去變,對蘭帝亞的話寧願半信半疑的自己呢?
猛然回神、司瑟法沙看見不再認真,像往常一般樂的邊注意著儀態有沒有優雅,邊朝自己宮殿走回去的蘭帝亞。


翠林幻月 東方幻師
(01)—變動前夕 [完]
(02)—不預期的任務 [待續]
( wheat 修改文章於 2002-04-19 22:16 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